Quantcast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8) 夜生活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8)

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February 03, 2019
Be first to like this.

前情提要:

那是酒吧生意興隆,開了快半年的一個下雨的夜晚。印象很深,那兩個男的是快打烊時進來的。他們看起很草根,很像異性戀,一個高帥、一個矮台。基本上林森北這種客人不少,只是他們多了點兄弟氣。兩人坐下就叫了威士忌,瑋哥叫我跟亞虎下去服務。坐下來時高帥摟我的方式好怪,我還偷偷跟亞虎說那客人難不成把我當成酒店小姐?亞虎則說他覺得矮的那位好像不是gay,因為1069熊猴野狼這類術語對方似乎都聽不懂。在一種很尷尬的氛圍下,瑋哥突然叫我們撤離,很罕見地阿南居然也過來。當那個高帥把槍放在桌上時,我一切都明白了。

當時客人不多,除了他們那一桌,只剩下一桌熟客。我記得公關和服務生都很害怕,卻沒有一個人敢吭聲和離開。現場播了一首廣high但沒人去拿麥克風來唱,旋律很熱鬧不過整間酒吧氣氛像是凝結了一樣。我看瑋哥跟阿南也是見過場面的人,在這龍蛇雜處的地區總有一天遇到鬼。

他們面不改色,依舊和那兩個酒客說說笑笑;酒客也是,沒人敢打破這表面的和平。然後熟客那桌,有一個我們大家都喜歡的天菜熊豪哥拿著酒走了過去,我那時真是心跳兩百,要是酒客拿起槍來了怎麼辦?

後來那桌大家就像老朋友一樣酒酣耳熱,遠遠站著的我們聽不清楚他們在有說有笑什麼,我覺得那實在假的不得了,但也想不出這樣的場面該用什麼表情來應對。後來我看到阿南回到櫃檯,拿了一把千元鈔,我目測大概有上萬元吧。他回到那桌交給了矮台,高帥笑笑便把槍收起來。很快他們停止了把酒言歡。「送客──」瑋哥要我們恭敬地送客人出去,我們鞠躬點頭用日語說:「謝謝光臨。」結束了這令人緊張的一夜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6)

當晚瑋哥什麼都沒說,還沒整點就要我們大家趕快回家,還提醒大家明天要來上班。但隔天很多人就沒來了,PT服務生不說,連我看好的奶昔居然也給我辭職,少了他,亞虎開演唱會變得形單影隻,沒有合音天使和舞者了。

開會時瑋哥不經意地談起昨天的事,他說在林森北路難免會碰到,也是因為酒吧生意好,別人看得起我們才來要點錢。還提及前陣子馬桶發生了好幾次堵塞的狀況,清出來是有人故意把大量的衛生紙丟進馬桶裡。我一直以為馬桶不通又是客人亂吐,也才知都是大支默默去清。

「怎麼不找警察來?」亞虎說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5)

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

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

Already a member? Log 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