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uantcast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7) 夜生活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7)

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January 29, 2019
Be first to like this.

前情提要:

雖然奧客大家都不喜歡,但通常他們小費也很敢給,常常一疊百元大鈔就放在桌上,公關看到就好像蜜蜂見著花,通通飛了過去。我永遠記得剛來上班還不到一個月時被一個客人刁難,他說他的Johnnie Walker要兌水,我加了一點在公杯,結果他很不爽說我加太多,是不是看不起他無法再消費一瓶綠標要我連乾三杯。瑋哥要幫我也被擋了下來,我滿腹委屈地連喝三杯都快要吐了,他看著我喝也沒半句話。

「有的客人就是神經病!但客人最大,不管他們要求合不合理。如果你不想受氣,就轉桌。」瑋哥後來跟我說。我當時是想離開到別桌去,他非常難聊,又要我點歌唱給他聽,可我選的他又不愛,說什麼「太新沒聽過換別首」,不然就是「我不喜歡陳奕迅翁立友」我那時真的快翻桌了還是要陪笑臉與喝酒,遠遠地看到青蛙與一毛投來同情的眼神,卻沒有人願意來救我。

那客人離開的時候,留了一千塊小費。我連脫都省了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6)

縱然,再奧的客人仍是會出現,灌公關、罵公關,突然從短褲摸進偷桃的也大有人在。但我心態是調整了,也跟其他公關說:「你可以不用受氣,也無須勉強自己,這都是選擇。如果這客人無法搞定,就交給別人吧!但成果就由別人收割了。」雖然碰到機車的客人服務完也不一定會有豐厚的小費,豆腐被吃光也可能一毛都拿不到,但身為公關亦會有「我終於克服了這類型的客人」如此的成就感,好像解答了一題難解的數學習題般雀躍。

就在我任幹部時,發生了一件令我難以忘懷的事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5)

那是酒吧生意興隆,開了快半年的一個下雨的夜晚。印象很深,那兩個男的是快打烊時進來的。他們看起很草根,很像異性戀,一個高帥、一個矮台。基本上林森北這種客人不少,只是他們多了點兄弟氣。兩人坐下就叫了威士忌,瑋哥叫我跟亞虎下去服務。坐下來時高帥摟我的方式好怪,我還偷偷跟亞虎說那客人難不成把我當成酒店小姐?亞虎則說他覺得矮的那位好像不是gay,因為1069熊猴野狼這類術語對方似乎都聽不懂。在一種很尷尬的氛圍下,瑋哥突然叫我們撤離,很罕見地阿南居然也過來。

當那個高帥把槍放在桌上時,我一切都明白了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14)

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

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

Already a member? Log in
繁體中文
  • English
  • Français
  • Español
  • Português
  • ไท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