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3)

前情提要:

其實我一直都不清楚青蛙白天都在做什麼工作,他曾說他在電玩店打工,我以為是湯姆熊之類的。後來我們到警局,才知道他在賭博性電玩店內做服務生。一看到我們他快哭了,因為他家人住台東,遠水救不了近火,我們不出現,他就得睡在警局,雖然我不認為睡在警局有什麼不好(誤)。

後來警方只留下電玩店負責人,其他人等全部飭回。到了店裡,客人已經離開地差不多了,青蛙開始大哭。我們才知道他有多辛苦:父親早逝、罹癌的母親、不學無術的弟弟、翹家的妹妹……被重擔壓得喘不過氣的他活得好累,本想可在台北闖出一片名堂卻始終只能在底層討生活,還被抓到警局。瑋哥安慰他不偷不搶不犯法就很好了,做公關也沒什麼好丟臉,很多人想做還不夠格呢!

我一向不認為公關是個壞工作,也才知道青蛙對於公關的看法和不得不,想想我當公關還自鳴得意,是不是思考邏輯異於常人?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2)

亞虎建議要不要再回學校唸書?反正現在大學考不上比考上還難,但青蛙哪來的學費?就算大學畢業出來找工作,薪水也不見得比當公關好。Gordon說可以介紹青蛙去異性戀酒店上班比較好賺,我覺得他在瑋哥面前講這種話實在是白目到不行。一毛等一行人繼續安慰著他,我看他思緒很亂,也坐不住。他跟Sky要了菸,到外面去抽。

過了一會兒,大家開始收拾店裡,我見他還沒進來,就去外面找他。

漆黑的停車場,菸頭閃著星火,他坐在別人的機車上,吐著無奈。

「要不要來一根?」他這樣問我。

我笑著回答他是不是嚇傻了,連我不抽菸這件事都給忘記。他笑著沒回覆,繼續吞吐著煙霧。我們兩人陷入一片靜默,但不開口也不覺得尷尬,我想他只是希望有個人陪著他,不說話也好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1)

黑暗就這樣包圍著我們倆。他開了口。

「跟我在一起,好不好?」

「啊?」

「你聽到了。」

「你……你在開玩笑吧?」

「沒有,我喜歡你很久了。要不要?一句話。」

「你不覺得,在發生這種事的時候跟對方告白很卑鄙嗎?」

「我還有更卑鄙的……」

青蛙吻了上來,我沒有迴避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0)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