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4)

前情提要:

「我喜歡你很久了。要不要?一句話。」

「你不覺得,在發生這種事的時候跟對方告白很卑鄙嗎?」

「我還有更卑鄙的──」

青蛙吻了上來,我沒有迴避。

我必須先聲明,這不是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,我鋪了那麼多哏也不是為了要講兩個姊妹最後相戀的魔鏡奇緣。我純粹只是因為,青蛙那時很脆弱,他需要溫暖,一個吻,真的不算什麼。在店裡客人如果要,我們的吻非常廉價。今天一個朋友索吻,能不給嗎?(我的思考邏輯真的異於常人嗎?)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3)

我們也沒有吻很久,大概30秒有,青蛙就先退開了,我拍拍他,捏捏他的肩。他只是笑,沒有問我答案。偶像劇裡的台詞可能是這樣的:「這個吻,就代表YES了吧?」但他從我的吻知道了答案,縱然我仍是覺得我吻得很入戲、很真切,但基於他跟我幾個月相處下來的默契,他明白這吻並非屬於情人的。我很感激他沒有再逼問我,他的菸也抽完了。

「進去了?」

我給了他一個擁抱,他緊緊地回我。我們一起進到店裡。

青蛙休息了幾天,在該上班的日子裡,準時出現了。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,再也沒人提電玩店與警局的事,青蛙也當那晚的那個吻沒有過,跟我如同往常一般喇咧。休了個假剛回來,氣色好了許多。這幾天他沒來,店裡又多了一位公關叫阿Paul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2)

青蛙說這人怎麼挺面熟,是不是別家的公關跑來我們這兒?他當然面熟,因為阿Paul是酒客,來過店裡幾次。

他會來當公關我覺得也是神奇,當他還是客人時,我就知道他對亞虎有意思,但他追亞虎追得有些辛苦,因為亞虎那時喜歡別人。當初他來應徵也不是透過我,瑋哥與阿南直接安插他進來,據聞是義務幫忙,所以時間很彈性。

在同志酒吧不乏這種人,不知是愛喝酒還是怎樣,仗著自己條件好,自薦給老闆說要做公關,但像阿Paul這種既不拿錢,而且是為了接近(監視?)亞虎的舉動,我就覺得未免也太費周章,阿Paul白天還有份正職工作啊,雖然是業務,但晚上喝得醉醺醺,隔天精神會好嗎?就像有人把感情當作是人生的全部,我開始就認為阿Paul此舉會全盤皆輸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1)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