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uantcast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6) 夜生活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6)

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March 11, 2019
Be first to like this.

前情提要:

我不曾見過阿Paul發脾氣,他在此工作還是無給職,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我還認真地思考過我自己可不可以做到這樣――如果對方是我的大天菜,嗯,我想我是可以的(真的很賤)。

不曉得是否因為做業務的關係,阿Paul酒量非常好,很多客人想灌他卻總是鎩羽而歸,而他也總能保持清醒和亞虎一同離開店裡。他們去哪兒呢?續攤?吃早餐?一同回住所?還是阿Paul不過是個護花使者,送完亞虎就自己回去?這答案沒人曉得,他們兩個老愛打迷糊仗,問了也是白問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5)

阿Paul在店裡彷彿是個獨立的存在,沒人可管他,但他把自己約束地很好;他跟大家都不錯,但那種好是非常表面的,我猜他也不是來交朋友,追到亞虎就走,最好是也能帶亞虎一起離開,不要再流連這繁華夜生活。聽起來好浪漫,怎麼都像是個酒客為酒女贖身的故事。

但亞虎似乎還沒玩夠,所以阿Paul也只好一直這樣下去。

反倒是一毛先離職。

一毛一直是放羊的小孩,說要離開大家從沒放在心上,那天他來店裡說他是以客人的身份來消費,不是公關,隔天也不會來上班,我才意識到他是認真的。他找了一個既非夜生活也非關同志的工作,對我而言那才是真正的「解脫」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4)

就我所知離開的公關不是跳到別的店當公關,就是仍從事與同志相關的行業,例如當按摩師傅、賣內褲、當酒保。少數人能做「正常」的工作,也不外乎就是服務業或業務。刻板印象中同志總是光鮮亮麗,做些時髦的行業例如設計師、模特兒、演藝工作等等,我那段時間也不乏接觸了那樣的客人,而真正與之工作生活的,卻是更底層的勞工階級同志。

他們不敢炫燿自己的工作經歷,對於現職三緘其口,到月底成了月光族,因為除了自己還有個原生家庭要養。當然我曉得沒有一個行業不辛苦,但對於這些人除了隱藏自己的同志身份,還要將自己的營生當成秘密,想起來就令人心疼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3)

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

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

Already a member? Log 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