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uantcast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5) 夜生活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5)

Written by 廖宏杰 Jay Liao on March 05, 2019
Be first to like this.

前情提要:

在同志酒吧不乏這種人,不知是愛喝酒還是怎樣,仗著自己條件好,自薦給老闆說要做公關,但像阿Paul這種既不拿錢,而且是為了接近(監視?)亞虎的舉動,我就覺得未免也太費周章,阿Paul白天還有份正職工作啊,雖然是業務,但晚上喝得醉醺醺,隔天精神會好嗎?就像有人把感情當作是人生的全部,我開始就認為阿Paul此舉會全盤皆輸。

妙得是,亞虎似乎也不討厭,我想他或許也是對阿Paul有點意思,不然以他的公主病,有個人為了他而來店裡和他做一樣的工作(想一想這真是變態的行為),他應該會考慮離職。不過雖然有位愛慕者在一旁,但亞虎仍是繼續做他的花蝴蝶,和酒客搞曖昧、玩親親,我偷偷觀察阿Paul的反應,這人也真是一絕,總能不動聲色地也坐到那桌,和亞虎一起服侍,然後很像一般公關的作為,提醒亞虎轉下一桌,就像青蛙來叫我轉桌一樣,而且完全不帶感情。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4)

亞虎恃寵而驕,還繼續接按摩外賣的工作,我不曉得阿Paul心裡怎麼想的,但每每看到阿Paul先來店裡,然後亞虎因接客人而晚到,那身上飯店的肥皂香未退,我就好擔心他們倆會在店裡吵起來。

我心中浮現了白先勇《孽子》的一段:

老周跑到麗月家,找小玉興師問罪。他那一口上海國語,講急了,舌頭在打結,「你這幾天到底在哪裏賣了?撈了多少啦?」小玉也不甘示弱反擊:「你周大爺又不是我的老鴇,我在哪裏賣,你管不著。撈了多少,也不必跟你算帳……」吵到後來老周賞了小玉兩記巴掌,小玉揪住老周衣領,兩人扭打一團…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3)

亞虎的老鴇其實不是瑋哥跟阿南,而是亞虎他自己,阿Paul再怎麼不高興,也只能怨嘆自己愛到卡慘死,選擇承受了。我理解亞虎這類在關係當中身處至高點的人,總是能為所欲為,也不害怕失去,畢竟還年輕。但我更佩服阿Paul的容忍與智慧,他條件不是不好,不然怎麼可能來做公關?對於亞虎的各項作為一派波瀾不興,上班時實在很難看出他對亞虎有意思,連一向八卦的青蛙也是到後面才知道阿Paul「下海」的目的。

我不曾見過阿Paul發脾氣,他在此工作還是無給職,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我還認真地思考過我自己可不可以做到這樣――如果對方是我的大天菜,嗯,我想我是可以的(真的很賤)。

To be continue…

【同志私小說】那一年,在林森北路男同志酒吧當公關的日子 (22)

Read more stories by just signing up

or Download the App to read the latest stories

Already a member? Log in